方舟教室103學年度結業式

    103學年將接近尾聲,畢業的小朋友即將展開不同的里程,小朋友應該是既緊張又興奮,因為,不同的里程總是未知跟期待,
希望小朋友在新的領域跟環境有不一樣的啟發跟成長。
    協會在6/27舉辦方舟教室的結業活動,這次的結業活動有別與往常,希望能在學年結束後,
能帶給方舟小朋友不同的回憶跟體驗。
 
活動日期:6/27(六) pm.14:00-19:00
活動地點:土坂集會所
 

招兵買馬

尋找工作伙伴-會計人員

 
工作內容:
處理廠商貨款、費用、零用金等各項應收/付款項
審核/記錄各項費用之單據、發票及帳務處理
一般會計帳務處理、庶務性行政、文書處理及主管交辦事項處理
 
應徵條件:
細心、熟悉電腦操作文書操作。
俱會計背景,非營利組織帳務經驗者佳。
 
工作待遇:面議、全職。
上班地點:台東縣大武鄉大武村民族街41號
上班時段:8:00~17:00週休二日
可上班日:隨時
需求人數:1 人
來電請洽:烏曉蘋主任089-792246、0978-822513

宗旨與願景

 

宗旨:本會以急難救助、關懷照護弱勢、促進健康及提升醫療品質為要旨,對南迴地區的弱勢族群,給予積極的協助為目的。其任務如下:

 

一、急難救助。

二、長期照顧服務業務。

三、辦理各項健康促進活動。

四、加強在地各項醫療軟硬體設備,提升醫療服務品質。

五、提供弱勢家庭學生之生活補助及獎助學金。

六、推廣在地文化、教育、產業、健康照護等能促進落實本會宗旨或其他與會務相關之事務。

 

美麗山林背後的滄桑

 
達仁鄉位在臺東縣的最南端,東臨太平洋,面積約有三百二十二平方公里,境內的土地有百分之九十都是高山與丘陵,現轄有土坂、台坂、安朔、新化、森永、南田等六個村,南迴鐵路與南迴公路是本鄉對外聯絡的主要幹道,不過,南迴鐵路雖然有穿越過本鄉,但並沒有經過其中任何村落,南迴公路也只有在森永與安朔兩個村設立車站,因此達仁鄉的對外交通相當不便;居住總人口數有四千多人,其中排灣族原住民約佔百分之八十六,其餘多是退除役的榮民,居民的經濟來源主要仰賴農耕,但因位處高山,土地十分貧脊,所以農業不興,栽種僅以芋頭、地瓜、竹子等作物為主,經濟發展狀況相當落後,鄉民的生活普遍貧窮,低收入戶的比率為全國平均值的四倍以上,青壯年人口多數外移謀生,隔代教養或單親家庭的比例高達七成,當地醫療資源更是匱乏,全鄉僅有一位駐診於位在安朔村的衛生所醫師,重症與許多科別的病患需要就醫時,均須遠赴六十公里外的臺東市區、更遠甚至到達屏東、高雄等地,對原本就已經生活相當清苦的鄉民而言,無異雪上加霜,生活負擔更加沉重。

貧窮光景喚起的省思

臺灣雖然有傲人的經濟成就,但是在富有的社會裡,卻無法掩飾在同樣一塊土地上,還同時存在著「第三世界的人民」,也就是被印記、標示為貧窮、落後的原住民社會,在經濟、交通、教育、文化等各個層面,長久以來均處於弱勢孤立的狀態,原住民的生活環境惡劣,教育資源短缺,健康狀況不佳,平均壽命比非原住民短,貧窮不但阻礙了原住民個人與其社會的進步,山地的環境只適合於漁獵、耕作,又限制了原住民的經濟發展,尤為甚者,原住民因為長期貧窮而嚴重缺乏自信心,在臺灣工商發達,資訊迅速流通之後,原住民生活落後的情況更加惡性循環。

要改善山地部落的生存環境,來自政府和民間的力量,確實能夠提供客觀條件的協助,然而,真正能夠改變原住民族群未來命運的關鍵力量,還是掌握在原住民自己的手中,因為一個部落的整體發展,除了需要外界各種資源的挹注與支撐之外,最重要的還是仰賴部落成員一致想要向上提昇的共同意識,原住民需要從自己這一代以身作則做起,唯有從這一代開始走出困境,下一代的生存空間才有可能轉好,基於這樣的信念,臺東縣達仁鄉在地出身的排灣族原住民醫師徐超斌,帶領著有志一同的在地人士,共同組成臺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齊集眾人之力,一起拼搏為部落扭轉命運,共同開創希望光明的未來。

在最弱處使出最大力

 
由於南迴公路位於臺灣本島最邊緣的角落,自臺東市至屏東楓港沿線,不但全台醫療照護被遺落的環節,因工作機會少,青壯年人口外流嚴重,部落大都只剩老人與小孩常住,而交通的不便使各項的資源都極端落後,部落許多家庭面臨斷炊的困窘,眾多銀髮族無人照顧,兒童的教育環境更是慘不忍睹。要在最微弱的地方,發揮最大的愛的力量,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於是計畫從強化孩童的學習環境、促進升學的動力做起,因為唯有藉著教育的提昇,讓原住民在經濟、工商、科技等各個專業領域與其他族群並駕齊驅,才能使原住民的競爭力提高,並且與現代化的社會接軌,而這也是提昇部落族群的自信和建立尊嚴最根本的做法。此外,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也要培養專業的居家照護人力,並且發展社會服務的就業機會,透過參與本協會的弱勢家庭急難救助以及獨居老人關懷照顧的工作,讓青壯年人才願意留在部落奉獻心力,除了能解決隔代教養的問題,也能進而推動更多社區公共事務,讓部落重新展現生機。因為資源相當有限,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只能慢慢起步,逐步向夢想前進,最終的目的是成立「南迴醫院」,從臺東市以南到屏東楓港長達一百多公里,在此範圍內是本島唯一沒有醫院的地區,因此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希望努力促成「南迴醫院」的設立,以完成臺灣醫療照護最後的一環,實現全人關懷的理想。
 
宗旨:本會以急難救助、關懷照護弱勢、促進健康及提升醫療品質為要旨,對南迴地區的弱勢族群,給予積極的協助為目的。其任務如下:
 

一、急難救助。

二、長期照顧服務業務。

三、辦理各項健康促進活動。

四、加強在地各項醫療軟硬體設備,提升醫療服務品質。

五、提供弱勢家庭學生之生活補助及獎助學金。

六、推廣在地文化、教育、產業、健康照護等能促進落實本會宗旨或其他與會務相關之事務。

創辦人的話

沒有終點的夢想-建立東海岸南迴線醫療健康照護網

一九六七年,我出生在臺灣最邊緣角落的原住民部落,那裡有著最青翠的山林以及最美麗的海洋,然而因為地處遙遠的世界盡頭,各項資源也最缺乏。在那個年代,臺東地區除了少數兼負宣教使命的外國醫生外,在地醫療人員相當罕見,特別是偏遠山區的部落。沒有現代醫療的照護,部落族人生病時大多還仰賴傳統的巫醫,童年時代,外婆就是部落非常有名的巫師,小時候外婆常帶著我一起外出巡診,親眼目睹許多原本奄奄一息的病人,在經過外婆的作法後,神奇般地好轉起來,當時小小的心靈深感震憾,對傳統醫學的療效非常好奇,也對生命的奧秘充滿尊敬,於是悄悄埋下未來行醫的種子。
 
 
一九七四年,二妹因病早逝,當年父親因悲傷過度,夜夜喝醉酒帶著我們姊弟三人至二妹孤墳過夜,一到墓地立刻跪在墳前泣訴:對不起啊!女兒,是爸爸耽擱了妳,醫院太遠了!偏遠地區的醫療貧乏,讓我有感而發,於是,當時年僅七歲的我,對著黑夜發誓:將來我一定要當醫生,就不會有人在送醫途中枉死了!
 
一九七七年,背負鄉親的期待我離開家鄉遠赴都市求學,努力讀書以實現兒時的夢想。一九九四年順利自臺北醫學院畢業,退伍後便前往台南奇美醫院服務,兩零零零年十二月,我考完急診專科執照後升任主治醫師,當時,我自認自己正值人生最巔峰的狀態,然而我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學醫的最初衷。二零零二年六月,我重新踏上回鄉之路,履行童年的承諾,開啟偏鄉服務的旅程。時隔二十五年,部落的醫療環境並沒有太大的改變,醫師人力仍舊極度缺乏,尤其是緊急醫療的人才,你能想像全臺東二十餘萬人口居然只有三位急診專科醫師?由於長期處於醫療資源極度缺乏的現狀,這群位在社會邊緣而被遺忘已久的弱勢族群,生病時只能抱著消極的等待態度,小病等待自然痊癒,重一點等待醫療院所前來巡醫,更嚴重的則只能靜靜等待死亡。他們空泛的眼神正表現著人世間最漫長的等待。我必須說,當主流社會的人群正思考如何吃得更健康更精緻的同時,弱勢族群關心的是下一餐飯在何處?當都會區的居民在追求更精密先進的醫療技術及更優質的醫療服務時,偏遠地區的民眾還正為最基本的醫療需求而掙扎!
 
預防重於治療固然是真理,然而衛生保健制度的成功推行必須有不虞匱乏的醫療資源做強力的後盾與根基。於是我只有加班再加班,就此奮不顧身地瘋狂拼命。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凌晨一點鐘,因超時過量的工作,正值壯年的我終於在急救站頹然倒下,從此失去身體左半側的運動功能。
 
回首過往的人生,三十九歲那年中風倒下,表面上看來似乎是慘痛而無情的挫折與打擊,然而更深沉的意義是--打從我出生以來所做的一切努力,彷彿都是為倒下那一刻而準備!對我而言,回家的路是一條漫長而遙遠的路途,而通往愛的道路則是一條沒有終點的旅程。
 
隨著大武急救站的成立,衛生所新醫療大樓的落成啟用,如今,當初我夢想中的藍圖已一步步實現,然而我心中依然有很深的失落和悵然,儘管身體殘缺不全,步履蹣跚,四年多來我不斷自問:我還能多做些什麼嗎?多年來我像個傻瓜般一點一滴獻上我的熱情,最後連健康也賠上了,我還有什麼夢想嗎?
 
健康是一種身體、心理、社會的安寧狀態,不僅是指沒有疾病或虛弱現象而已。國家衛生保健制度的制定,似乎只偏重身體的健康,而忽略了心靈與社會的安定力量。執行層面似乎也只在主流社會與都會居民之間打轉,而忽視了偏遠地區與弱勢族群真正的需要。
 
臺東縣位於臺灣東南隅,因中央山脈與西部社會隔絕,交通又不方便,開發較晚,因此被稱為後山地區,是臺灣本島偏遠中的偏遠角落,也是醫療資源最貧乏的地區,又大都是貧困的弱勢家庭。南迴公路為台九線最南端,自臺東市以南至屏東楓港長達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是目前本島唯一沒有醫院的地區,且沿途都是蜿蜒曲折的山道,人口約一萬八千餘人,排灣族原住民佔人口數的六成以上,由於交通不方便,工作機會稀少,青壯年人口外流嚴重,低收入戶的比率為全國平均值的四倍以上,因弱勢家庭眾多,大約有3-5%的民眾無力繳交健保費,醫療資源又長期貧乏,使這群倍受冷落的偏遠居民,幾無醫療照護品質可言,因此臺東南迴地區可說是全臺灣最邊緣的醫療荒漠。
 
除此之外,家庭貧困與隔代教養的問題,使得眾多部落老人面臨獨居的事實而乏人照料,長期的生活壓力導致的心理壓力也造成酗酒問題影響偏鄉居民的身心健康。教育資源的落後,更使絕大部分的孩童沒有良好的讀書環境而缺乏足夠的自信心與競爭力,以擺脫貧窮的命運,行醫十餘年來,我徹底瞭解這些都不是單靠醫療就能解決。
 
為了改善這些現況,二零一零年底,我開始組織了南迴地區的在地人士和有志青年籌組了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初期以貧困家庭的急難救助、獨居老人與身障者的居家照護、提升學童讀書環境的方舟教室以及加強老人關懷為主要工作內容,逐步朝南迴全人關懷基金會的夢想前進!最終的目的是成立南迴醫院暨長期照護中心,以完成全台醫療照顧最後的一環,同時實現健康照護的公平與正義。 
 
生命有時盡,人力有時竭,然而人類因夢想而偉大,人世間更因為有愛,才能不斷創造無限的可能而生生不息,在經歷一番苦痛掙扎後,我再次勇敢站起,奔向遙遠的夢想,也許這樣的夢再過十年、二十年,甚至終其我一生都無法完成,但我依舊無怨無悔地扛起這個使命,我深深知道,如果現在不做,則永遠沒有成就的機會,也只因心中有愛,縱使行動不便,我依然走在這條沒有終點的道路上踽踽獨行,因為我始終相信---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