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當他們的孩子

「我好想當他們的孩子,在身邊陪伴照顧他們」,南迴協會志工蕭文杰,在投入獨居老人與貧困家庭的需求調查工作之後,目睹人間的苦痛磨難,引動內心的悲切不捨,蕭文杰真誠坦白地說出自己的感觸。

臺東雖然擁有絕美壯麗的山海景觀,但卻資源匱乏、人口凋零,青壯年為了找工作謀生而外移,大多數的家庭只留下老弱與孩童,當地不只是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居民的日常生活更是貧苦無助。為了因應每一個個案家庭的不同需要,特別針對不符合政府補助標準,但卻急需救濟的家庭,給予實質上的幫助;南迴協會招募了六位在地的青年志工,在達仁鄉六個村落,分頭進行訪視與需求調查工作,俱足了愛與關懷,志工們走入暗角裡的家庭,悉心聆聽他們的心聲與需求,並且一筆一筆詳實的在調查表上記錄,作為下一步扶困行動的依據,今年二十五歲、出生在達仁鄉台?村的蕭文杰,就是承擔這項任務的團隊成員之一。

「阿嬤說,我自己一個人住,孩子平常都沒有回來看我!」,蕭文杰回憶他在部落裡進行訪視時,曾經遇到的一位高齡八十多歲、患有高血壓與心臟病的老阿嬤,阿嬤獨自一人居住在一間用鐵皮做屋頂,以殘破的木板搭成四面牆的低矮房舍裡,裡頭的日用品老舊不堪,像是家中的一台電冰箱,門都已經無法自動閉合,阿嬤得用繩子將冰箱門牢牢綁住,「我孤單一個人,我好希望有人來關心我、照顧我,我最害怕的,就是生病的時候沒有人知道,白天的時候還可以向鄰居求救,如果是晚上發病的話怎麼辦?鄰居都已經睡了,誰能來幫助我呢」,蕭文杰一句句的轉述當時阿嬤所對他訴說心中的恐懼與無助,獨居老人晚年生活的辛酸落寞,讓蕭文杰極度心疼,「他們的家人在哪裡?獨居老人的晚景怎會落得如此,沒有家人願意照顧,家事都得自己做,熱心鄰居有時會送些食物來接濟,我看過的個案中,更有百分之三十的老人是生病臥床,行動不便的,看了實在不忍心,在訪視的過程中,我常常會忍不住暫停與他們的對話,先起身幫他們打掃環境做些家事」。

孤寂無奈的心境,蕭文杰很能感同身受,因為早在他十五歲時就已經體嚐到。國小四年級時爸爸過世,媽媽得辛勞的替人耕種,一肩挑起家計,迫於經濟困頓,三個哥哥和一個姊姊,分別在國小、國中畢業後,就到工地或工廠打零工,排行老么的蕭文杰也不例外,從國中畢業開始,就離開部落到都市工作,當都市裡的許多同年齡的孩子,還受到父母呵護寵愛、天真爛漫的長大時,蕭文杰卻已經要靠自己的雙手打拼,從新北市到屏東,到處「逐工作而居」,他低頭彎腰、汗流浹背的在工地搭鷹架、在餐廳煮飯、在大樓做清潔工,患有脊椎側彎、背部經常發病疼痛的他,不能喊苦、不能喊累,每天辛勞工作,只為賺取微薄的工資度日。

 「陌生的城市初來乍到,一開始還覺得新鮮好奇,但兩三天後就開始想家,白天忙著工作倒還好,但只要下班後,尤其到了晚上一個人獨處時,就完全無法抑止想家的強烈念頭,最後終究情緒潰堤,一個人在淚水中身心俱疲的睡去,隔天醒來還是打起精神工作;我清楚知道自己沒有軟弱的權利,我會安慰鼓勵自己說,趕快把工作做完就能回家了,給了自己一個禮拜的時間,重新調整好心情」。四處漂泊打零工的日子長達五年多,二十一歲那年,蕭文杰為了就近照顧媽媽,他選擇回到家鄉工作,去年他獲得政府釋出的短期就業機會,於達仁鄉衛生所擔任公服員,開始接觸訪視工作,蕭文杰說:「以前的工作都不是我的興趣,這是第一份我會想繼續從事的工作,因為可以為族人服務,特別有意義,他們願意將心事告訴我,我也願意用愛來守護他們,幫助他們解脫困苦」。

一顆愛的種子,從自己成長的土地上吸取無盡的滋養,期待能夠不斷的開枝散葉,結出累累果實;往後的現實生活也許更艱難,但蕭文杰仍毅然返鄉,因為他現在不只是當媽媽的孩子,更要當許多孤苦老人的孩子,他堅定的說出:「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做,只要能讓我留在部落裡,為需要幫助的族人奉獻」,投入協會的服務行列,蕭文杰深切體認到:當生命被需要時,就是最有價值的時候,他相信,讓心中充盈的愛,在家鄉落地生根,就能為此生留下真正付出後的美好回憶。

他們「日行千里」,只為了一個理由。

一月二十二日清晨五點,天色仍未透亮,許多人還在濃酣的睡眠中,慈濟志工陳振煥和陳培全早已相約來到三重園區,因為今天他們承擔了一項重要且艱辛的任務,要將滿車的二手回收辦公室設備,從新北市三重區,親自運送到位在台東縣達仁鄉的南迴協會,這一趟行程,往返將近一千三百公里,路途如此遙遠,兩位志工卻堅持要親力親為,問他們為什麼甘願這麼做?得到的理由只有一個:想要把愛親手傳遞!

愛不是一個名詞,而是要透過身體力行,才能泉湧不斷;肯定並且支持南迴協會在當地拓展慈善志業,也為了配合協會辦公室於一月二十八日啟用,慈濟志工羅美珠提早在兩個星期前,便開始從園區環保站的各種二手回收物資當中,整理出辦公室可用的設備,包括桌椅、電腦、事務機、櫥櫃以及沙發等等,二十一日傍晚,更動員了六位志工連萬益、高明財、吳明哲、沈家弘、陳振煥和陳培全,大家合心協力將大型且沉重的物資一件件搬上車。「還有空間,再多載一點東西」、「辦公桌有抽屜,裡面可以放進一些小朋友喜歡的書和文具」、「現在是冬天,保暖衣服也載一些過去」,裝貨過程中,不斷聽到志工們這麼說,前後花費兩個多小時時間,直到這輛三點五噸重的貨車再也塞不下任何物品,志工們才歇手。

 

「身外之財生生滅滅,唯有愛心能夠成長永恆」,曾經從事貨運工作的陳培全,對此感受特別深刻,他說:「做志工的過程中,我心裡只有想著如何把貨物順利交到需要的人手中,從不在乎或計較個人有沒有物質報酬這件事,更何況能讓回收的資源再利用,想到心裡就歡喜,我現在處於半退休狀態,已經看淡名利,能夠把握機會行善,生命才有意義」,如此吃力的工作,怎麼不委託專業的貨運公司來處理?陳培全說:「貨運公司使用的不是專車,因此上下貨時,會與別人的物品發生擠壓,我擔心我們的貨物會受到損傷,而且地點是在偏遠山區,運費還會加價,我也怕送達的時間會延遲,耽誤了協會辦公室的啟用時間,還是自己親自送才放心,更重要的是,我想要多送一些東西到部落去,可以讓協會幫助很多困苦的人」。

行善絕對不是有錢人的權利,而是愛心人的無私付出,經營橡膠工廠的陳振煥就說:「只要雙腳走得到、雙手能佈施得到的地方,就要去付出,慈濟人做國際賑災,在路途更遙遠、交通更不便的國家,都能去服務奉獻了,相較之下,我們只是去到台灣東南部,根本不算什麼」。

以使命來承擔,愛就沒有負擔,陳振煥和陳培全就這樣扛使命、盡力量,兩人輪流開著貨車一路南下,從三重行經中山高、三高、省道、再由屏東楓港轉入南迴公路,像是一場愛的接力賽,單程六百多公里的路途,他們只在台南東山休息站停車加油,不願多耽擱,一心只想完成任務,因此才不到十分鐘的短暫歇息就繼續趕路,沿途他們還不斷接到志工羅美珠的關懷電話,「車子開慢一點啊」、「小心一點啊」、「現在人到哪裡了」,為了不讓師姊擔憂,兩位志工也會適時電話回報自己的現況。雖然責任沉重,難免有心理壓力,但只要甘願承擔,便能使命必達,上午十一點三十分,人車終於平安抵達土?部落,在幾位當地志工的熱心協助下,順利的將所有的辦公室用品交給協會。

中午時分,兩位天真又熱忱的陳師兄帶著協會為他們準備的便當,來到部落的溪谷邊「野餐」,他們其中一人撿了一塊石頭,另一人撿了一塊漂流木,說要為此行留下記憶,他們說,一想到廢棄回收的物資能夠再造新生命,並且發揮助人的良能,便心生歡喜;當初得知是要協助一位部落的超人醫師在當地照顧貧困,便滿心期待能夠參與,因此他們非常感恩協會,願意給予他們投入服務的機會。雖然當天返回台北時,已是晚間七點半多,他們很訝異自己竟然一點也不覺得疲累。對陳振煥和陳培全來說,心中都有共同一份愛,還有共同一份感恩,無論是付出者或是受助者,相識或不相識,都彼此感恩,兩人也非常希望有更多人能真正伸出手,與南迴協會一起去幫助苦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