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募字號

幫助我們

小小一分錢 大大一份愛

 
一位居住在台坂村的林老太太,年近九十,身形枯瘦、神智不清地躺在床上,氧氣面罩自口鼻連接到床邊的氧氣筒,呼吸聲急促而混濁,已經臥病在床多年,直到家屬無力再負擔安養院費用,只好將她接回部落自行照顧,使用的氣墊床和養氣設備還是向醫院租借的。因為長期臥床,身體產生嚴重褥瘡,三道傷口盡是壞死的組織和黃稠的膿液,徐超斌醫師連續三個星期親自到病患家中治療,以單手在床邊進行清創手術,徐超斌醫師說:「對一個長期臥床的病人來說,褥創的傷口永遠不可能痊癒,除非有奇蹟出現,觀察老太太的病況,恐怕撐不了多久,這場手術對病人本身毫無意義,刀是開在病人身上沒錯,但我真正要治療的卻是家屬焦慮的心情!」,貧病者的哀傷痛徹,對應著一位醫師的愛與悲憫,這樣的故事場景,在臺東縣達仁鄉經常出現。
 
 
長久以來,山區部落的經濟、教育、交通與資訊等,都處於孤立無援的困境,窮困生活的光景背後,訴說的是貧病相生的惡性循環,與山中子民的生存艱難,而醫療資源的匱乏,更是無助又無奈的悲情,多少寶貴生命已經枉斷在群山阻隔之中,歷史的印記血淚斑斑!
 
 
徐超斌醫師是臺東縣達仁鄉第一位在地出身的專科醫師,也是所有鄉民生命的重託與未來希望的寄付者,徐超斌醫師於2002年毅然回到家鄉將雙腳落下,給予每一位需要依偎的老病殘弱最有力的醫療支援,在遠僻的荒山部落,留下守護生命的步步足跡,他不計代價的拚搏,即使在2006年過勞腦溢血病倒,造成左半側身體半癱,他依然無悔的說出:「我還能為鄉民再多做些什麼?」,於是從2010年起,徐超斌醫師更進一步開始「跨越」,他創辦臺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從對弱勢家庭的急難救助、孤苦老人的關懷照顧以及提升孩童教育環境做起,逐步向夢想前進,實現全人關懷,最終的目的是成立南迴醫院,完成臺灣醫療照護的最後一環,這樣的行動,不只是跨越醫療的本職範疇,更是要跨越大環境的傷痛,跨越歷史的悲情宿命,因為,唯有跨越才能突破困境,才有改變現狀的可能;徐超斌醫師相信,唯有以愛與善行繼續前進,才能讓更多人知道,在天涯海角被遺忘許久的部落裡,每一個生命都同樣珍貴、同等無價,在生活與醫療上,都應該得到被提升的關心與照顧。
 
一滴水珠注入大海,整片汪洋都會含有它的成份!所以,任何一個小小的力量都不能輕忽;雖然是在克難的環境條件下成立,但是南迴協會不害怕聲音微小,也不害怕力量單薄,徐超斌醫師願意從自己個人做起,不斷的投入、付出與帶動,只要日日持續,涓滴累積的結果,愛的共伴效應一定能匯聚成大江大海的動能,南迴協會將是一個愛與善念的轉運站,來自社會大眾奉獻的每一份溫暖,都會轉化成更大的愛的力量,將會使孤寒絕望的生命重啟生機,此時此刻,南迴協會真的非常需要您的支持與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