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迴采風二-大竹篙溪 家之味

南迴采風二-大竹篙溪 家之味

暨【文化食堂 〈尚武 家之味〉】後,107年度推出的【文化食堂〈大竹篙溪 家之味〉】在文化部與國立台東生活美學館指導下,南迴協會與基金會籌備處所企劃執行的村落美學計劃,持續在南迴地區透過一家一菜的生活飲食文化,呈現在地知識學,以及族群歷史的探索。
以期刊式的紙本刊物、電子書與紀錄短片等數位載體等形式呈現,期盼閱聽大眾能夠借此深入淺出的內容,了解南迴地區獨特而多元的生活面貌、自然資源與文化。
發源自大武山主峰下方的大竹篙溪,滋養著山林坡地,以及數千年來依山而居、排灣族為主的聚落。愈接近出海口,聚落數量與族群的多元隨之增加,其中達仁鄉的土坂、台坂,以及太麻里鄉的大溪,是這次《大竹篙溪家之味》味覺記憶的入口,分為兩期同時出刊,第一期內容由兩位返鄉的土坂青年親自下廚,並擔任主筆,書寫自己的飲食記憶圖譜。

由於土地開發,森林萎縮,大竹篙溪的水量不再豐沛,即便是連日多雨,寬廣的河床仍處處可見裸乾之地,唯獨八年前的八月八日,莫拉克颱風為大竹篙溪帶出溢滿河床的洪水,或許重現了排灣祖先們曾見過的豐沛景象,只是來得突然,災情處處。然而,一位排灣母親藉此對孩子說:「水會想念曾走過的路。」這句話有著將心比心的深情,並不將洪水視為大自然敵意的反撲;這句話還隱含著萬物相依共存的智慧,意在告訴我們不要索求無度,奪走了大自然回頭探望的路。

大竹篙溪 家之味-NO.1

大竹篙溪 家之味輯一 你知道嗎?我也會燒這道菜了

—異鄉即故鄉的腐乳肉         

西元二千年,你第一次見到父親的家人,開始了認識父親的尋根之旅。這是你第一次踏上另一段回家的路,此行的目的,除了給父親報喪,也是給湖北的家人看看從未謀面的你。那年你二十三歲。第一次出國,就是回家,回父親的家,那個你從小在地理課被教育要反攻復國的地方,那些只出現在教科書上的地名<詳細閱讀>

大竹篙溪 家之味輯二 回憶中簡單的美好

—曙光中的小米炊飯

決定做這道料理的故事,與我的童年記憶有關,而那些時光一直深植心裡。那是我10歲前仍生活在土坂部落(Tjuwabar)的童年,一早清晨,kina(母親)就已經在外院的爐灶堆起木柴生火了<詳細閱讀>

大竹篙溪 家之味-NO.2

大竹篙溪 家之味輯三 很我們的店

—[Kituru]的山地飯

座落在大竹篙溪出海口的瀧溪車站,是南迴鐵路線上的音響秘境,主廳挑高,四壁空蕩,格狀天花板強化了共鳴效果,成了小鳥來此歌唱的地方,而嬝繞的還有時空招喚而來的排灣古謠[Ulung tjavari,tjavari la ta rinaul…]那是Pia令人動容的吟唱,歌裡有著小米種籽灑滿地的景象,車站在歌聲的迴盪中,幻化成了深邃的山谷<詳細閱讀>

大竹篙溪 家之味輯四 山坡上的忘憂廚房

—柴燒燜煮蝸牛     

「今天的火不美麗捏⋯⋯」正蹲著搧火的Saulalje說。一旁傳來鵝鳴兩聲,像是呼應又似嘲笑,斗大的雨滴敲得鐵皮屋頂鼓譟不已。柴薪因台東連續多日大雨而潮濕,燃燒起來所冒出的濃煙,繚繞得彷彿要與遠方大武山迷濛的山嵐較量。這一鍋柴燒「牛肉」(排灣族對蝸牛肉的暱稱),以及配料紮實的地瓜、花生、南瓜等,都已備好,閒置在旁,只等柴火夠旺,燒熱大鐵鍋裡的水<詳細閱讀>

 

 
 
 

南迴采風

愛在南迴獎學金得獎者故事

線上捐款

捐款方式

 

手機捐款